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公告   政策法规   老体动态   活动信息   健身项目   健身机构   科学健身   快乐生活      
        优文选录   老年旅游   法律咨询   会员信箱                          

归来吧,美丽的运河

 发布日期:2013-07-28


我的故乡在武清县北运河畔一个小村庄,来津后几十年的城市生活未能泯灭我对故乡的美好记忆。故乡有我的童年,有我的小伙伴、水塘、芦苇地、茂密的树林,田野里有玉米、大豆、高粱,更有我魂牵梦萦的美丽运河。

运河在村西一里,当年河水波涛汹涌,水质清澈甘甜,河内有取之不尽的鱼虾,在水流较缓的河弯处有很多贝类,蛤蜊牛俯首皆是,尤其是一种大青蛤。每个都有半斤左右,下水用脚一踩,伸手就捞,一会儿就装满篮子。它肉质非常细嫩,由于当时鱼虾很多,所以很少有人问津。每逢夏季,运河中多次过鱼群,有黄瓜鱼,小麦穗、石榴鱼,他们沿着河边成群结队顺流而下。有村民发现后回村呼喊“河里过鱼啦”。在家的村民们,特别是我们这些小孩们,拿着家里的筛子、网子,甚至盛干粮的篮子、浅子,提着水桶赶到河边,一脚在水里,一脚在岸边,把筛子或其它工具往河边一插,用手扶半分钟提起来就有几条至十几条小鱼入筛,不一会儿就捞半桶鱼。拿回来一熬,盘中一层黄油,真是肥美,剩下的鱼在大锅中煲成干鱼,冬天里和大白菜一起熬成鱼汤,味道鲜美,喝上一碗真舒服。

运河两岸河堤高大,遍栽杨柳,堤坡上绿草茵茵,河中的波浪打着漩涡,时而有帆船、渔船经过,几个纤夫光着黝黑的臂膀,喊着号子,奋力拉着波浪中的船只。两岸的村庄掩映在绿树苇塘之中,由于河水充沛,农民挖渠引水把旱地改成稻田,获得空前丰收。

童年的我则和小朋友们在坑塘、水渠游泳嬉戏,在苇塘中捉鱼,掏鸟蛋,在树林中下夹子、蒙网子(可捉活鸟)逮鸟,有红脖、蓝靛、树溜、白眼、蛮子等。天热蝉儿鸣叫,雨后青蛙合唱,美丽的故乡给我们童年带来了无限的快乐。

故乡南面一公里,有一古老的运河水利工程,名为“八孔闸”,此闸两侧是由长三米,厚半米左右的条石砌成。条石之间用铁锭相连,如同卯榫、石缝之间用江米熬汤灌注,坚固异常,近年由于河水渐少,70年代拆走了条石,光连接条石的铁锭就拆下几大垛,估计有几十吨重,在闸的北侧还有另一个泻水工程俗称“水簸箕”,他可以在运河洪水超越警戒线时自动向东泄向大海。原来在它的下游一里还有一座老石桥叫“马道桥”过去的杨宝公路(杨村至宝坻)就从此桥通过。五十年代杨宝公路截弯取直,马道桥废弃,后来拆毁……

大约1953年,运河闹大水,水稍退,百姓用一种夹网(两根木棍中间用螺丝固定交叉,下绷网布)在一尺深的激流中夹鱼,而且都是几斤重的大鱼,收获颇丰。“八孔闸”、“水簸箕”附近到处都有河蟹,大河蟹可用灯照,可以掏窝,小螃蟹大如铜钱,小如蜘蛛,满地乱爬,可拿条帚扫,用手抓,不一会儿就半桶,回到家里用白面一裹,放到油锅里一炸,金黄脆香。

“八孔闸”北侧有一棵300多年的古槐,传说是清顺治帝沿运河乘船南巡驻跸八孔闸行宫时,亲手种植的。古槐高耸挺拔,枝繁叶茂,遮阴半亩,树干上方有一树疤,狰狞面孔,传说是龙头,转向哪方可主旱涝,因槐树高大,传说有人如拿鞭子上树,可见北京城楼……在古槐旁边有两座碑亭,巨大的石碑驮于赑屃之上,康熙四十九年,康熙皇帝下江南从此经过,为鼓励百姓疏导河道,克服水患,发展漕运,御笔亲书“导流济运”并在这棵树东侧约二十米的地方,用上好汉白玉刻字立碑。另一石碑记载清朝乾隆三下江南路过此地,碑亭在文革期毁灭,一座石碑移于杨村小世界内,另一座石碑据说已埋在大堤之下,有待文物部门去发掘。顺治帝所植古槐现在一个养老院内,树干已埋地下数米,有的树杈已干枯,早已失去往日雄风。

运河边有一高高的村台遗址叫“筐儿港”,(现在的筐儿港村西,南辛庄村北)。在清代专劫运河上运皇粮的商船,皇帝叹曰“好难过的筐儿港”。在几次抓捕未成之后竟用炮轰围剿,致使全村毁灭,原村西有口大井,可同时安四盘辘轳打水浇地,当时填塞,数年后挖开竟惊现很多骸骨。其村遗址遍地碎砖烂瓦,还有白塔塔顶`塔基残垣,农民在种地时还发现过完整的瓷器……。

近年来由于环境变化及人为的原因,古老美丽的运河失去了往日的风采,有的地段已经完全干涸断流, 有的河段是城市污水。沿岸树木大量的砍伐、水坑~苇塘被填平、生态环境严重恶化,鱼类鸟儿失去了它们往日的天堂。现在人们尽管在物质上的到了改善,但却失去了美丽的自然环境,每想起这些,我的心中隐隐作痛。

古老的京杭大运河全长一千七百多公里,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历史沧桑,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我们应该珍惜保护它。现在欣喜地看到京杭大运河文化保护与申遗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运河两岸的生态环境一定会得到改善。归来吧!古老美丽的运河!


正是:

当年乾隆下江南,运河碧水卷波澜。

龙船凤舟河上过,两岸纤夫磨破肩。

堤上成排垂扬柳,桃花相映仙境般。

河中鲤鱼争跳跃,村姑浣纱在河边。

那时风景原生态,环境污染是近年。

化肥农药化工厂,使人致病受熬煎。

鱼虾绝迹水恶臭,附近村民不胜烦。

紧急治污复生态,福及子孙善无边。

全国人民齐努力,千年古河换新颜。

 


   附两碑资料:

清康熙帝御书碑:清康熙三十八年,北运河筐儿港处决口,康熙帝亲临阅视,命见减水坝,御书‘导流济运’,工部郎中牛钮等于坝旁立碑。康熙五十九年,湖光总督于成龙等重修,雍正六年扩修减水坝并建碑亭


   清乾隆帝御书碑:碑文为清乾隆帝三首御碑题诗,其一《阅筐儿港减水坝作》作于乾隆三十二年。其二《阅筐儿港工作》,作于乾隆三十五年。其三《阅筐儿港作》,作于乾隆三十八年。


    两碑原立筐儿港(今八孔闸地区),现复制品立于武清御碑园。

                                                         2009年4月7日

 

原创:论坛网友:“草原骏马”
http://www.ssyg.com.cn/life/bbs/viewthread.php?tid=108962&extra=page%3D2

 

编辑:2013-7-2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天津老年人体育协会版权所有 天津盛世阳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制作和技术支持
ICP 许可证 津B2-20070187 津ICP备05009125